兰溪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一个穿白色短袖的人走失了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03:01 编辑:笔名
我和他一起走进了位于一所大学综合楼的学术报告厅,今晚那里有一个教授沙龙,在座的十位教授谈的是他们的大学生活,那个沙龙的主题正是“我的大学生活”。
我们都站着,因为今晚来的人很多,那个只能容纳几百人的报告厅显得有些小,以至过道和前台以及后台都或坐或站地挤满了人。我站在最左边的过道上,靠着墙,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人就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,我们之间还坐着两个人。那两个人我都认识,他们一个叫小黑,一个叫小白。叫小黑是因为他的脸黑,小白正好相反,他们都在很认真地听那些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就上了大学、现在已经是教授的人,回忆他们年轻时候的往事,从不插嘴开玩笑做小动作。他们两个都是标准的好学生。
会场不时爆发出了一些欢声笑语,伴随着热烈的掌声。气氛好像很活跃,我转头对小黑说。他正因为主持人介绍一位叫高登的教授时说的一句“下面有请高登教授为我们登高一呼”,而笑得合不笼嘴。所以他并没有听到我说的话。我没有说第二遍,因为这时我看见了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人,他接上了我的目光并且对着我微笑。也许是我也穿了一件白色短袖的缘故,我一直这么认为,因为坐在我们中间的小黑和小白,他们今天不约而同地都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。也许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穿的是深蓝色的衣服,但是因为晚上的灯光有些柔和,所以看起来都像是黑色的。
所以我们的白色短袖显得很突兀,这是后来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人说的,他的意思是,共同的特征使我注意到了你。他试图以此来向我解释,这就是生活的本质,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。我向他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出去谈谈,他同意了。
他转身朝后门的出口走去,我紧跟其后,高登教授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回响,他正说到自己如何奋发图强,使得那些瞧不起他的城里人刮目相看。我们最后远离的是那些听报告的学生,发出的一阵笑声。
出了报告厅就是一个小湖,他在湖边站定了等我,我走过去,之后我们便一起并排着朝前走了。“你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。”他转过头说。“我也注意到你了,你穿的也是白色的短袖。”我回答道,他对我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。夜晚的空气里有些凉意,我注意到湖边的石凳上,坐着的都是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男女,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偶尔抬起头朝我们这边望一眼,既没有惊愕也没有表现出好奇的神色。我也觉得,两个大男孩夜晚逛湖边并没有什么值得猜测和推想的地方,相信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人也是这样认为。
沉默了一会儿,他说道:“你觉得白色的短袖突兀吗?”
我反问道:“你认为呢?”
“白色一般都比较显眼,尤其在黑色面前。”
他说的话似乎还有其他的意思,我低头想了想,说:“我们都有共同的特征,而且这个特征很突出,所以你注意到了我?”他冲我点点头,笑了起来。
“那么你一定也注意到小黑和小白了。”
“小黑和小白?”
“就是坐在我们中间的那两个人。”
这次他笑出了声,“是的,他们都是认真的人,”他停了停,接着说道:“和你谈话真的很有意思,我猜的一点也不错。”
“你也是个很特别的人。”我说道。
“特别?我并不这么认为。世界是因为有了许多共同的特征,所以才开始有了生活,比如你和我,因为同是白色所以才有了这次谈话。至于谈话的内容,兄弟,不就是从白色短袖开始的吗?”
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,我一时找不到很好的例子反驳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我并不这么认为。
虽然我什么也没有说,但是我们的意见已经开始分歧了。
我们又沉默的走了一段路。我还是没有想到该怎么反驳他,只是内心有一种感觉,他的结论下得有些武断。他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,所以,他抬起头说道:“我能感觉,你的感觉已经开始反驳我了。你瞧,我们的步伐已经不一致了。”的确,他已经走到我前面了,站在一个三岔路口上,他的身后是一片小树林。我抬起头看着他,犹豫着要走哪条路。
“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共同进退了。”他说。
这时,一个声音在背后喊我的名字,我转过身去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,什么也没有,有几个行人走过我身边,但是我并不认识。他们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之后就走了。那个穿白色短袖的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消失的,我再次转过身,他已经不知去向。
我坐下来,在路边发了条短信,我对收信人说:“今晚学校报告厅有一个教授沙龙,进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,他今天穿了和我一样的衣服,那个样子让我感觉很亲切,我和他聊了一会儿。他试图向我阐释,共同特征造就了命运,那就是生活的本质。但是后来我们走失了,你猜,现在我想到了什么?”
我想到,在卡夫卡的笔下,个人是在一个“偶然”的状态下与乖张的命运相遇的。真有意思。
一会儿,短信回过来,这有什么奇怪的,这样的人很多啊。
我感到有些困了,只好站起来,叹了口气,想起那个走失的穿白色短袖的人,突然觉得很悲伤。

遗失

我和一个面目模糊之人同时出现在一间通体白色的房间里,房间靠窗的角落摆着一张床,铺着米色的垫被。我和这个面目模糊之人,一起站在了这张床前,沉默不语。我无法看清那人的脸,甚至连着装都是模糊的,但是可以肯定,他是一个男的。我们站在床前沉默,既不问对方的姓名来历,也不想知道站在床前所谓何事。他们只是那么站着,在一间通体白色——这个白色有些偏灰——的房间里,有一个人的面目是模糊的,而我也看不见自己,因为我正在看着眼前的床,以及那个沉默的面目模糊之人,内心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平静如水。第二日清晨,我把这个当作一场电影来回忆之时,才明白那个沉默其实已经告诉了人们一切:他们彼此相识,所以不必再问对方的姓名来历,他们知道自己站在床前的原因,因此不必问所谓何事。时间在那显得有些异度的空间里缓慢地流逝,周围飘荡着滴答滴答声。
他们在等另一个人的出现。他们这样想之后,那个人就在窗外出现了,只有半张脸,侧脸。他们似乎是特意在等此人,这个人留的短发,脸上的青春痘以及下巴上的微须,表明了这个人的性别。他出现之后,三个人便开始交谈起来,中间没有过渡,他们一开口就在叙说一件事,没有寒暄问候。我想,他们三人一定彼此熟识。三人之间的对话有一部分被静音了,这意味着任何人都无法完整地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,包括我自己。事实上那个时候我游离在自己的身体之外,站在这个梦的外边,像在看一场电影。有时候白色的房间又会让我以为,自己是在一位巫师家中,那位巫师搬出了她的水晶球,让我看到了自己正在经历的某个场景。我看到他们之间在对话,也许巫师的水晶球有点坏了,一部分的对话无法接收到。对话因此变得零碎不堪。
“你们的……一定很注重能力的培养吧?”那个面目模糊的人问道。
“是啊,我们很注重能力,这很重要。我们需要的是……人,不是……”半张脸答道。
“……的就是垃圾。”我接过话茬。站在梦外的我这时吃了一惊,我在说什么?
“……的就是不一样。那像我们这样天天……浪费……”那个面目模糊之人附和道,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是语气里有抱怨。
“我不在……省……”半边脸纠正道。
“你好像是在……的大学,我喜欢旅游,有去过,但是……住哪,所以就没去找你。”我说。这句我总算能猜出一个大概了
半边脸没有回答,他转过脸来,我想看清楚他,于是走近了点,结果我看到了半张模糊的脸。那张脸并不恐怖,站在梦外面的我只是有些失望。我认为半张脸应该礼貌地回答,你怎么不早说,早说我就去接你了。这样才符合人之常情。梦里的我正等着他说这句话,半张脸却只是转过头,从窗外伸进手来,在床上摸索了一阵。我有些紧张,像是生怕他拿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但是我听见自己还是对半边脸说了几句话,大意是指导他该往哪个方向摸索。半张脸在我的指引下,又摸索了一阵,终于找到了,之后他拿走了一件东西。半边脸走之前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,你把许多时间浪费了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,我……收回。我有些惊慌失措,再低下头看,被子已经变得很凌乱了。我抬起头,窗外的半张脸已经消失,我试图对身边那个面目模糊的人解释什么,但是一转头,才发现什么人也没有。
我一个人在床边站了很久,直到房间变得越来越白,然后我爬上了床,摸索了一阵,发现靠墙的地方遗失了一个闹钟。那是一个浅黄色的闹钟,每天都很准时,我记起来了,它原来放在床头,那是我的床。我有些失落,在床上摸索了很久,甚至掀开了被子,什么也没有,只有时间在米色床铺的上空不停地走,滴答滴答滴答……
这个故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噢,不对,是这个梦,我只是把它写在了自己的日记本里,并且写上了时间,留给我自己一个人看。但是第二天清晨七点三十分,我醒来,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说:
“小白,你昨天又说梦话了。”
我问他说了什么,他说:“当时我正在玩CS,房间所有的灯都关了,那是夜里一点多,除了我之外你们全都睡了……”他在说到“一点多”这个时间的时候刻意强调了一下,我听见他咽了一口唾沫,“你怎么不问后来呢?”
“我在等你说。”
“后来你很紧张地叫了起来,你叫道,往前点,往前点,再往前点。我吓了一跳,手一抖,打爆了一个恐怖分子的头。电脑显示,时间刚刚过了一秒钟。”
我再没有回答他,转身起来洗漱。他一个人趴在床边漫无目的地看了一会儿,又翻了几个身,终于也起来了。匆匆刷完牙洗完脸之后,他就出去了。
今天他要去参加打80分(一种牌类游戏)比赛,时间是九点整。

共 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我是谁呢?仿佛有些时候我们都会这样问自己,梦中的时候,我们不知道自己,有仿佛能够参透人世。【编辑:轩辕古城】
1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4 00:14:28 有些时候,就是我们清醒着我们难道就没有遗失过什么吗?比方自己,欣赏作者这样对梦和感觉的描述。 一个爱写字的全职妈妈,用文字告诉你一个有一个精彩的故事。
2 楼 文友: 2008-11-18 09:51:15 谢谢古城的点评,问好~第一篇是关于个人和命运的,第二篇是关于时间的~ 福建连城人,个人公众号白又白。
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1 14:25:27 我睡在你眼睛的沙漠里。。看不清谁是谁的谁。。一切,不过是转身的功夫罢了。谁会记得谁。。 繁华落尽。曲未终人已散
4 楼 文友: 2010-05-15 11:5 :09 发表评论ID: rain 发表时间:2008-11-21 14:25:27 [删除]
评论内容:
我睡在你眼睛的沙漠里。。看不清谁是谁的谁。。一切,不过是转身的功夫罢了。谁会记得谁。。
谢谢点评! 福建连城人,个人公众号白又白。
5 楼 文友: 2015-09-12 18:18: 2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小孩中暑
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好用
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
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